龙泉洗浴 | forget art

Tag: 龙泉洗浴

23 九月

来源:Time Out 北京消费导刊     http://gala.timeoutcn.com/Articles_15793_19302.htm

……

文/尤洋

……

活跃在中美两地的策划人马永峰将他最近的一次展览选址在草场地村落内的龙泉洗浴。海报上大号英文

字体“Dragon Fountain”霸气十足,小字啼笑皆非:“衣冠过于整齐者勿入,浴袍者优先”。浴室原有结

构被保留,甚至在展览当日依然宣传对外营业。细心者从入口便会发现蹊跷。原本贴在外墙上的价目表,

视觉体验依旧存在,但文本信息都被马赛克模糊掉。好的,让我们开始一次不被告知价格的浴室之旅。

……

展览按照浴室原有的男宾、女宾和贵宾室分为三个空间。贵宾室挂着牌子“限两位,一小时”让人遐想非

非。里面按摩床上摆着一件像谍战片里窃听敌台仪器的声音装置,录入又随即播放出也许夹带着大量秘

密的周遭人声,与这个钟点房性质的贵宾室一道将两类隐秘在同一时间地点混杂。男宾入口处艺术家王

光乐的水磨石绘画系列,随机往地上一搭顿时和真实水磨石的周边环境浑然天成。而善于挖掘物性的杨

心广继续延续他的美学态度,他选择在桑拿室展示作品,原有的石、木材质和他的石质装置呈现出视觉

上不唐突的有机结合。另一位年轻艺术家黎薇则体现出对公共性隐私性饶有兴趣的探索,在女浴室每个

冲澡喷头上挂着一件女士内衣,在大多时只能自己感受并看到的内衣被赤裸裸地展示在通常也是赤裸裸

的公共面前。然而此刻并没有洗澡的人,空间内只剩下孤独的内衣们和哗哗的水声。艺术家用这些达达

意味的作品消解了浴场原本的属性,营造了一个略带凄凉、熟悉又陌生的现场感。

……

见惯了出没在周边的艺术行为,除去部分原计划当天去洗澡的村民们认为闲杂人员的出现破坏了心情,

其他人对此没有大惊小怪,甚至没有聚在一旁议论纷纷。在特定意义的场域中,艺术以低姿态的角度抒

发力量,策展人甚至在展览期间内赋予了三件浴池原有物品暂时的艺术品属性。如同展览主办机构的名

字“forgetart”一样,你可以理解为他们要做的是For Get Art,也可以是Forget Art。


9 九月

作者: 申舶良        日期: 2010年9月8日, 星期三

ARTINFO

http://cn.artinfo.com/2010/09/08/dragon-fountain-bathhouse%EF%BC%9Amicro-intervention-bathhouse

北京报道——周一的艺术圈最为冷清——博物馆和画廊闭馆,周末两天例行公事般身着雅致服装赶赴展览开幕的串子们终于能在家睡上一觉。而上周一下午15:00-19:00,在草场地艺术区内的小公共澡堂“龙泉洗浴”进行着一场有趣的艺术“微干预”活动,名为“地点:龙泉洗浴”。活动的宣传画上写着:“衣冠整齐者拒绝入内,着内衣和浴袍者优先!”

……

“龙泉洗浴”距离草场地红一号院很近,许多来看艺术的人都曾经过此处,却并未留意。活动当天并没有人穿内衣和浴袍,男、女浴室皆畅通无阻,却很难看到明显的“艺术”痕迹,只见圈中熟悉的面孔们认真地走来走去,寻找着“作品”——没有展览标签指明哪些是作品,以及创作者是谁(参加此活动的艺术家有30余名)。

……

进入男浴区,便看到按摩床上卧着一只猫和一条狗(邓大非《拘留》),这对天敌被注射了药物,在一起相处甚是“和谐”。电视中播放着一段动画影片(高铭《苏小姐之山》),对面的床上,一个小型纸工多面体(何意达作品)在乱糟糟的环境中展示着自身精准的空间规划,却也被澡堂的湿气润得有些含糊。角落中有一个被画成足球的排球(梁冰作品)和一块被用丙烯涂成水磨石的水泥板(王光乐《仿水磨石》)。男浴室中,一张古琴般的乐器(艺术家自制)静卧在浴池的水面上,被烛光映照(李博《浪》)。桑拿间的碳炉上方吊着一个环形灯管,熠熠生辉,神秘如UFO(杨心广《UFO》)。一杯白色的洗澡水在小型户外用灶上沸腾着(徐小国《蒸发》)。

……

女浴区中“艺术”和“性别”的痕迹略为明显。按摩房的床上放着一副大大的布艺哑铃(吴迪作品),看来轻盈,举起来却极重。通向更衣室的门口放着一块糯米做的石头(加拿大艺术家Stephanie Shepherd《Stubborn Object No.1》),不知是阻碍,还是将人垫高便于偷窥。更衣室的衣柜上贴着各国女诗人的名字(意大利艺术家Alessandro Rolandi《Voices》),有的衣柜锁着,有的空空,有的充满绚丽的服装和首饰(蔡卫东《道具》,被其拍摄的模特穿戴过的衣饰),两位艺术家的“干预”在一起形成类似朱迪·芝加哥(Judy Chicago)《晚宴(The Dinner Party)》的作品,却多了不搭调的感觉(男更衣室的衣柜也遭到同样的干预,只是其中衣物不似女更衣室绚丽颓靡)。一个黑桶中盛满幽暗的洗澡水(杨光南《垃圾》),有如古书中强调“阴”之宁静而强大的力量,与男浴室那杯沸腾的水动静相生。墙上的“小心地滑”被改成“小心他们”(吴小军作品)。

……

怀着有点儿忐忑的心情走进女浴室(曾有人在澡堂说“墙那边是天堂,也是地狱。”),急促、有节奏的声响渲染着这种忐忑,其实是一件声音作品,将女性洗澡过程的录音放大播出(任波《龙泉洗浴》)。淋浴区的水管和喷头上挂满鲜艳的女性内衣(黎薇《韩芳芳走失了……》,这与她雕塑作品对实体的强调相较迥然)。桑拿区的门帘上缀满剃须刀片(杨光南《帘子》),在烛光映照下显得谜样凶险。墙上的一个探向男浴室的偷窥孔(高峰作品)将女性从当代艺术传统中的欲望客体地位转为欲望主体,男浴室也可以窥向女浴室,平等。

……

有一位艺术家未到场,而是请另一位参展艺术家朋友记下到场观众的姓名和电话,在活动后打电话给观众。我很遗憾未能收到电话,但觉得这种形式将此空间中的干预拓展到另一维度,很是别致。

……

本次活动由艺术家马永峰及其“forget art”发起。“forget art”是马永峰的发起的一个独立机构,采取“都市游牧”的策略,在城市的任意空间里展开一些无法确切定义的艺术活动,对日常生活进行“微干预”。“forget art”意为遗忘艺术,忘掉当代艺术的既有形式、体制,通过遗忘艺术来获得艺术。有如回到《庄子》所言的“混沌”之中:“混混沌沌,终身不离;若彼知之,乃是离之(《庄子·在宥》)”。是故,在这次活动中,墙上、镜子上都贴着悖论般的“千万记得去忘记”(奥地利艺术家Ulrike Johannsen作品),有些作品以平常之物的面目出现,有些非作品的日常之物又貌似作品(比如男浴室中的一片镜子,女按摩间一角的堆积之物,小屋的花窗帘等),难以分辨。

8 九月

两个大姐,左一为女老板李姐

澡堂的前厅 墙上三张行画吴迪分别给起了名字

穿浴袍的美女献身

澡堂外面

无风的电风扇 刘斌

男浴和女浴之间原来是服务项目  加拿大艺术家Yam Lau把它变成模糊的色块

和 Edward Sanderson 在海报前合影

UFO  环形灯管、砖头  杨心广

吴迪作品 01

吴迪作品 02

《韩芳芳走失了……》  衣物   黎薇

《韩芳芳走失了……》局部   衣物  黎薇

Voices   Alessandro Rolandi,各国诗人的名字贴在储物柜上

Alessandro Rolandi 作品局部,各国诗人的名字贴在储物柜上

《小心他们》 文字  不干胶  吴小军

《单向阀》 汽车尾气管、花洒、塑料桶等  郭工

吴迪在高峰的作品前偷窥熟男洗澡

还看不够 !

《仿水磨石》 水泥、丙烯  王光乐

前波画廊的Simon Kirby 在看作品,旁边浴缸里面是马永峰的作品

《无题》  乒乓球、胶水   马永峰

把彩色毛巾漂白  盛剑锋

《生日快乐》 绘画装置  赵一浅

《无题》 面巾  陶辉

女浴室按摩间一角

柜子左上角为黄佳作品《无题》,右下角为陈曦&张雪瑞作品《鸳鸯浴》,中间柜子上的贴纸为意大利艺术家Alessandro Rolandi 作品

《鸳鸯浴》公用男女拖鞋  陈曦&张雪瑞

展览现场 纠结的插座

《流水不流》 塑料漏斗 陈督兮

何意达

男浴室展览现场

女浴室衣帽间现场

《道具》 衣物、首饰等  蔡卫东

Soap Stacks    Barbara Balfour  加拿大艺术家

非作品

《无题》 木棒、布条  陶辉

《枕》 塑料胶片、鞋钉  杜辉

《枕》局部   塑料胶片、鞋钉  杜辉

Stubborn Object No.1    Stephanie Shepherd  加拿大艺术家

《龙泉洗浴》 声音装置  5:14分钟 循环播放  任波

何意达

《雾》 录像 石玩玩

《监听》 声音装置  乔星月

《拘留》 邓大非

《拘留》 邓大非

《梳子》 现场指定作品,时间为3小时,到时自动丧失其作为艺术品的任何功能。

《苏小姐之山》 动画 高铭

《蒸发》 洗澡水、户外用灶  徐小国

《2010.9.6》 盐  付玮佳

演示吴迪作品

女浴室现场

《电吹风》 声音装置  马永峰

李博作品实施之前

Please remember to forget    Ulrike Johannsen   奥地利艺术家

《窗帘》  现场指定作品,时间为3小时,到时自动丧失其作为艺术品的任何功能。

《垃圾》 垃圾桶、垃圾袋、洗澡水   杨光南

《泉》 声音装置 杜瑞清

《浪》 自治乐器  李博

老顾一行在现场

晓东,还有artinfo的记者

《帘子》刀片、铁链  杨光南

《帘子》局部   刀片、铁链  杨光南

和 Edward Sanderson 在现场交谈,他正在做中国独立艺术机构研究,采访过forget art

《龙泉 白露》 装置  邵译农

把排球画成足球  梁冰

女浴室按摩间一角

女浴室现场

霓虹灯下

下次去画廊看展览也这样吧!

鲜花 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