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永峰谈“forget art”


http://www.artforum.com.cn/words/2904

……

“forget art”是由艺术家马永峰发起的一个独立机构,采取“都市游牧”的策略,在城市的任意空间里展开一些无法确切定义的艺术活动,对日常生活进行“微干预”。 从吐痰到街头谈话,从对画廊的借力打力直至游戏剧场,马永峰和他的同伴们运用不同的“游击”策略,探讨艺术和生活的边界。

……

07年我在英国待了六个月,那段时间我对艺术的认识发生了一些变化,没有再做以前的摄影和录像,脱胎换骨一样,重新再找一个艺术创作的方向。去年刚好给北京现代舞团做了一个“游击剧场”的项目,和当代艺术完全没有关系,来的人有做建筑的、戏剧的、舞蹈的,反响挺好的,我就想做一些小的机构来推广新的观念艺术或新的艺术趋向。

……

我们并不强调对抗性,有点像甘地的“非暴力不合作”,首先忘掉和当代艺术有关的任何东西,从艺术最基本的关系出发,用最简单的材料来制作作品。在美国的一个展览上我用雪做了两个卷纸,三个小时就消失了。我们对双年展那种大型的、豪华的装置和视频也不感兴趣,只是倡导最日常、最细节性的东西。我们反对九十年代以来当代艺术过于奢侈的、豪华的,受波普文化和消费文化、大众文化的影响。也不是像现代主义那样掀几个口号去反对它,而是无所谓它,做我们自己的一些东西,暗中形成一种对照关系。

《气候的沉默》 装置 室外收集的雪 美国佛蒙特 2008

……

我们现在推广的艺术家都是这种和时间有关的(time based)、和情境有关的(situation based)或者是现成品的一些东西。这是个游击性的组织,不像其他非盈利机构,我们没有任何空间,可以借助任何地点任何空间展开项目。也会利用画廊或者博物馆的空间,但不是展览,可能在其中进行“微干预”。我的一个项目是把一个充电器插在画廊的插座上十天,是从现成品发展出来的一个概念,通过一种小的情境和画廊建立联系。

……

9月份会在公共澡堂做一个项目,不改变澡堂的任何东西,不是拿一些画去展,而是让艺术家重新结合澡堂的环境做一些作品。当观众进去的时候,似乎什么都没有改变,但其中有些东西已经转换成装置的概念,比如有个艺术家打算把电吹风改造成声音装置。

……

我们是换另外一个轨道来看待这个世界——independent orbit(独立轨道),不想在当代艺术这个轨道,用另外一种方式来运行,来看待展览空间、艺术博览会还有策划人体制。遗忘艺术是为了获得艺术,这是个悖论,有时候你忘掉什么东西的时候才会做得更好。

……

— 文/ 段凌宇